請百度搜索臨泉縣巨廣食品有限公司找到我們!

公司動態

甜粽子vs鹹粽子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/6/3     浏覽次數:    

端午節剛剛過完,而空氣中的火藥味仍未消彌——爲了甜粽子和鹹粽子究竟誰是正宗,南北中國在社交網絡上爭論不休。

今年,爲了提升甜鹹大戰的專業性、邏輯性,使這一世紀命題得到系統、科學的論證,壹讀君特邀六位哲學家、經濟學家、曆史學家、倫理學家、社會學家和物理學家,看他們面對甜粽子vs鹹粽子的重大曆史疑案,如何唇槍舌劍,激烈交鋒?■首先是甜方代表的一辯選手:

哲學家:所有粽子根據定義都有米,所有米中都含有碳水化合物,這些碳水化合物都會消化成糖,因此所有粽子的成分中都含糖。于是所有的粽子,從定義上,都可以被稱爲部分或全部的甜粽子。一個永恒存在的食物,怎麽可能被打敗呢?

鹹方代表倫理學家:讓我開誠布公地向大家說明:甜粽子是一種不道德的食物。糖的本性就是不道德的。歐洲社會對于蔗糖如饑似渴的需求,正是推動黑奴販賣和殖民主義的原動力——從16世紀開始,適合生長甘蔗的美洲大陸變爲了殖民地,而被販賣到美洲的黑人則充當廉價的勞動力。

曆史學家:剛剛倫理學家未免危言聳聽了,舉的例子也很不恰當。若要論證粽子的口味,當然是要從我們中國——確切地說,是楚國——的曆史中尋根究底。

當年屈原大夫投江殉國,而楚國百姓用竹筒裝米,投入江水中,讓水中的魚蝦去吃米,而不要去吃我們的三闾大夫。也就是說,爲了屈原而誕生的粽子,原本就是只有白米,沒有任何餡料。而到今天的楚國,也就是湖南,仍然延續了同樣的傳統——那甜軟純粹的米香和粽葉香,正是屈原潔淨、純良的高尚人格的化身,怎能受鹹肉的汙濁之氣玷汙?

經濟學家:我們可以觀察到,在端午節期間,粽子是一種“剛需品”,是缺它不可的必備物資。在這種情況下,粽子的口味選擇,影響是相對較小的——我們稱之爲“低需求彈性”的産品。

可是在端午節之外的日子裏呢?粽子轉眼便由剛需轉爲了一種普通食物,此時如果粽子的口味不合消費者的喜好,消費需求則會急劇下降——我們稱之爲“高需求彈性”的産品。

根據需求彈性的不同,我們可以作出如下結論:端午節期間吃粽子的人,因爲沒有其他代替品,他們的口味對于供需關系的影響不大,所以不用考慮;而端午節之外的日子裏,受衆口味對于産品需求,則具有決定性的影響,必須予以滿足。

那麽哪些人只在端午期間吃粽子,又有哪些人一整年都吃粽子呢?——北方人和南方人。

于是,作爲一個絕對理性的生産者,該生産什麽樣的粽子,就昭然若揭了。還有一些“學家”們也有話說——

社會學家:甜鹹口味形成的所謂南北分界,其實只不過是由于個體對“社會認同”的需要所制造出的一種幻覺,是根本不存在的。

北方人愛吃甜粽子,南方人愛吃肉粽、鹹粽,就是這樣産生的“社會認同”,于是有愈來愈多的北方人無暇思考自己真正的好惡,而盲目地站在甜粽一方,南方人也迫于輿論的壓力,不得不承認自己只吃鹹粽。

物理學家:很遺憾,在座諸位對于世界的認識,全都還停留在牛頓的19世紀。可是時代在進步、科學在發展,只有用新的科學理論,才能洞見事物深層的本質:對于一個粽子來說,甜與鹹都是不夠完美的。只有尚未打開的粽子,才是完美的粽子。因爲它非甜非鹹,卻又既甜又鹹——它處于的,是一種甜與鹹的疊加態。這才是全能、豐富、能代表天下一切粽子的粽王之王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頁
在線客服
在線客服:
0558-6596592 13956757121

請掃描二維碼
打開手機站

[向上]
14破virginhd俄罗斯_铃原爱蜜莉封面番号 |